肖耿:要把大湾区建设成全世界最开放的经济体

2019-09-05 14:50:03

8月30日,以“融资租赁、供应链金融·跨界赋能未来”为主题的第四届中国融资租赁创新与发展高峰论坛在深圳开幕,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肖耿教授与会并以《新形势下大湾区改革开放的升级与挑战》为题发表演讲,分析了粤港澳大湾区面临的三个挑战,特别强调了粤港澳大湾区离岸经济金融生态环境建设。肖耿指出,大湾区,特别是深圳,承担着更重要的历史使命,一定要变成全世界最开放、最市场化的离岸经济体。

以下为肖耿教授的演讲实录:

肖耿 丨 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金融实践教授、海上丝路研究中心主任,香港国际金融学会会长

 

  非常荣幸今天能与大家一起在深圳相聚。我不是做租赁的,我是长期研究政策的,所以我今天跟大家分享的是关于在新形势之下,我们深圳及大湾区改革开放如何升级,以及面临的一些挑战。

  大家都非常关注目前中央关于将深圳建设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政策,我想大家一定也非常关注最近香港的一些情况。我本人是1992年就来到香港,对香港的情况非常熟悉,但是最近,大概一年多前我做了决定来到深圳,在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工作。

  对于今天聚集在这里的做融资租赁的朋友来讲,目前的机会是非常好的。但是也有风险,而且最大的风险和机会是在政策变化,包括地缘政治的冲击,都会影响我们国家未来的发展路径。我们知道深圳的先行示范区是国家发展战略,国家发展战略为什么重要呢?因为我们国家实际上面临着三个挑战:一是关于一国两制,二是关于中美关系,三是整个国际秩序的变化。

  国际秩序正在发生非常大的变化,中国已是最大的经济体(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人口也很多,我们的资产遍布全世界,我们的供应链也是跟全球连接的,任何国际秩序的调整与变化,对我国的影响,对我们每个家庭与企业的影响,都非常大。在中美关系方面,美国现在希望跟我们脱钩,希望在供应链、金融、技术创新等方面与中国脱钩,担心我们学得太快。显然,我们是不能允许脱钩的,一定需要继续融入世界经济、金融、及技术的生态体系,才是最有利于中国及全世界。在一国两制方面,香港目前面临一些挑战,需要深圳及大湾区帮助香港克服一些经济结构方面面临的困难,如缺乏物理空间及市场规模、深度及广度。这三方面的挑战都是非常严峻的,但其中的机会也特别多。

  因为时间关系,我用最简单的方式告诉大家,为什么深圳和大湾区对国家发展战略的实施非常重要。我刚才讲的三个国家层面的挑战,都要求我们大湾区,特别是深圳,承担更重要的历史使命,这个历史使命是什么呢?我们一定要变成全世界最开放、最市场化的经济体,为什么呢?因为实际上中国需要一个可以深深融入世界的离岸经济体。说得更直白一点,我们要把深圳、大湾区建设成像香港一样的全世界最开放的、最市场化、最有竞争力的但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济体。为什么现在这个使命变得更重要呢?因为我们一国两制在香港遇到了一些挑战,这个挑战要求我们在深圳、在大湾区更迅速地学习、复制香港所有在经济金融方面优秀的功能。这样,中国的跨境及离岸经济金融才不会被地缘政治及外部势力绑架,才有足够能力应对各种突发的事件的骚扰。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对中国来讲一直是非常重要的,我们60%以上的跨境投资都是要经过香港完成的。

  大家都知道最近华为受到美国压力,而华为花了十几年时间,准备备胎,中国的国际金融实际上也面临着同样的挑战。融资租赁行业是最典型的一个案例,融资租赁通常有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我们要买美国、欧洲的飞机,很多航空公司买不起,那就需要租赁,这个业务一定是跨境业务。同样,刚才我跟任总讨论的,我们有很多卫星,如果我们将卫星的功能租给“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企业,这也是一个跨境业务。还有很多小的业务,比如在美国,许多老百姓买不起车,但可以通过融资租赁的方式实现“用车”。

  所以,融资租赁这个行业潜力是非常巨大的,但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是它需要有一个方便跨境交易的制度生态环境,这个生态环境就是我们讲的离岸经济的制度生态环境。

  离岸经济为什么重要呢?我们的在岸经济太大,受传统体制影响太深,僵化制度成本太高,不太容易彻底融入世界经济、金融及科技体系。真正的离岸经济需要像新加坡、香港一样,才能真正融入全球供应链、全球金融体系、及全球科技创新体系当中去。美国希望跟我们脱钩,但如果我们有完全开放、高度市场化的离岸经济体,脱钩就不容易实现。作为中国这么巨大的一个经济体来讲,我们需要有一个部分完全彻底地融入全球经济金融体系当中去,这对增加我们的竞争力是极其重要的。

  另外,所有“一带一路”的业务都是离岸业务,如果真正要做好“一带一路”未来的投融资各方面工作,我们必须自己要有一个离岸的经济金融生态体系,并通过实践解决所有离岸业务当中遇到的问题,才能够确保未来“一带一路”及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设想能够顺利地执行。还有,从解决香港的问题来讲,深圳、大湾区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香港遇到最大的挑战是它的物理空间不够、它的市场空间不够。它的垄断势力影响也太大,垄断了中国的开放,也包括房地产的垄断。

  这方面需要大湾区迅速加强与香港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

  现在我在深圳工作,我住福田,但是我也在香港居住。从福田到西九龙搭高铁十多分钟就到了。如果香港的高铁能够直通珠三角大湾区九个城市,这对香港老百姓未来的幸福生活,特别是解决住房问题,是极其重要的,特别是广东西部几乎都还没有开发,一旦高铁能够直通,香港与大湾区各个城市间的每日通勤就成为可能。

  我希望强调的是深圳和大湾区肩负着非常重要的使命,也就是确保一国两制成功,确保中美不脱钩、确保我们跟世界经济不脱钩、确保“一带一路”在未来可以做得更好,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和艰巨的历史责任。

  最后我还讲讲为什么深圳、大湾区离岸经济、金融、及科技创新生态体系是有可能的。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金融科技,包括数字金融监管技术。因为现在整个金融都已经是数字化了,未来如果我们发行数字货币,在很多方面我们是可以不需要物理边界就可以建立一个离岸金融体系。我们可以通过电子围栏的方式来确保离岸经济跟在岸经济是有一个分割的。这个分割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只有适当的分割,我们的离岸经济才可以彻底融入全球的金融体系、全球的供应链体系,而又不对在岸经济构成系统性风险。

  我们如果能够建立一个离岸经济金融生态体系,采取低关税、低税率、高度开放、高度市场化的体制,就可以让全世界亲眼看看中国是怎样践行改革开放的。这样的先行示范,不仅非常重要,也是有可能的。

  在离岸经济里,我们是可以采用国际通行的超主权储备货币的,比如国际货币组织(IMF)的一揽子货币,即SDR货币。那时候,我们离岸经济里面的企业,资产负债将是全球定价、全球开放交易,而且是完全按国际惯例。到那个时候,我们离岸的净资产就可以担当我们的外汇储备的角色。从维护国家经济金融安全的角度看,可靠的离岸金融中心对中国未来发展是极其重要的,所以我非常高兴能与我们深圳的朋友一起去非常努力地去实践。

  我看今天在座的有这么多专业人士,说明融易学金融学院的位院长非常厉害,也反应深圳的生机勃勃,这跟我在香港的感受是很不一样。非常荣幸今天有机会跟大家交流,谢谢大家!

来源:微信公众号“前海融资租赁俱乐部

咨询热线

40018-40118

港澳台致电

(+86)755 26032722

北大汇丰EMBA招生部
咨询二维码


地 址 : 深圳南山区西丽大学城

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118室-EMBA项目办公室

邮 编:518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