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大汇丰商学院的钉钉实践看我们的数字化未来

2020-05-20 09:05:00

欧阳良宜丨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副院长,EMBA、MBA项目主任 

  终于复课了,确切地说,是“线下复课”。2月份以来,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在钉钉上坚持正常教学,我们建了160个课程群和20个公开课群,同时在线人数最高达4000人。全体师生投身这场实验,预习我们的数字化未来。

  EMBA招生面试,以前缺勤率不低,报考者大多是企业家,大家都很忙,会有各种突发情况。疫情所迫,这次我们把面试改为线上,出人意料,几乎无人缺勤。

  上周我们在钉钉上做EMBA毕业论文预答辩,每场一两百人在线旁听。往常,同学们从全国各地赶来,排队、插U盘、答辩,讲完就走,来回折腾旅途劳累,还浪费一两天时间。疫情期间没法随便走动,逼出了在线答辩,所有人都省下了大量时间成本、交通成本和沟通成本。

  并非线上授课可以取代线下教育,但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新冠肺炎疫情正在革新中国企业组织的管理思维和运转方式,就像2003年的“非典”深刻改变了国人的消费习惯。

  1999年我本科毕业,有人策划了一个著名的实验:“72 小时网络生存测试”。72小时内,只有一台电脑、一根网线,足不出户能活吗?12名网友参与实验,结论是“不能”。

  那时候BAT刚刚创办,互联网行业充斥着泡沫,主流媒体认为网购是噱头,既没必要也无可能。要改变广大消费者“亲眼所见、触手可及”的购物习惯,谈何容易?

  但到了2003年,一场突如其来的“非典”打穿了拐点,消费者习惯发生大规模演变。线下商业停摆,淘宝应运而生,交易转到了线上,消费者自发养成网购习惯。第一批“网购族”形成并壮大,而后诞生支付宝,电商生态不断完善。

  人是习惯的俘虏,总是被迫作出改变和创新。这一次,新冠肺炎疫情又来了,企业无法正常经营,学校无法正常上课,政府无法正常运转,各行各业不约而同转到线上。钉钉高效完成用户教育,引导各类组织养成“在线”新习惯。钉钉出人意料地登顶APP下载榜,这是互联网下半场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新习惯一旦养成,基本不可逆转。比如开会,开会人要到场,这个观念根深蒂固,电话、电脑早已有之,但多少年来依旧如此。疫情期间,各行各业被迫把会场转移到线上,人们很快发现,开会未必要碰头,在线就能把事情谈妥办好,高效、经济、绿色。钉钉在线会议的单日发起量已经突破2000万场,单日参会人次突破1亿,新的开会、沟通习惯已经在大众中养成。

  2月初,汇丰商学院做过一次企业复工调研,调研对象以广东制造业企业为主。当时刚过完年,疫情严重,经济停滞,整个经济社会面临重启。调研发现:2C的企业,数字化程度普遍较高,在各大流量平台积极争夺用户;2B的企业,数字化程度大多偏低,管理方式跟十年前基本没变化。

  但疫情过后,线上办公软件已经在这些企业中实现了全覆盖,哪怕是最守旧的企业,也已经加入数字化办公的行列,它们未必用得深,但重要的是迈开了第一步。10年后回看中国的数字化进程,我们会发现:2020年是个决定性的年份。

  有人抱怨说:中国有全球最多的高速公路收费站。这句话的另一面是:中国有全球里程最长的高速公路。有了发达的高速路网,我们才有全球最快的快递,这就是基础设施的价值。有些公路如果只算财务账是亏钱的,它们属于公益项目,不能只算钱。

  现在“新基建”成了热点,5G人工智能云计算物联网工业互联网,“信息基建”属于热点中的热点。经验告诉我们,基础设施建设要有前瞻性。2000年北京四环修通,当时预估未来20年够用,但实际上没顶过10年。

  这一次,政府大力发展新基建,方向正确,利国利民,对中国未来20年的发展意义重大。新基建投资巨大,特别是5G,几万亿、十几万亿的量级,仅靠企业无法承担,政府牵头是必要的。在中国,一旦政府下定了决心,执行力和推动力非常强大。

  汇丰商学院非常重视IT建设,每年投入几百万,别的暂且不论,仅是我具体管理的MBA和EMBA项目,就都分别建有APP。自己从0到1开发APP并非最优方案,过程中必然存在重复建设。相比于自己开发,通用平台型产品更成熟稳定,成本肯定低很多。

  但没有自有的数字化平台不行,一些信息存在机密性,有保密要求。金融等特殊行业数据要求更严格,这个问题更突出,跟我持同样痛点的IT负责人想必不在少数,这里蕴含着巨大的市场机会。钉钉推出了“专属钉钉”,提出设计、安全、存储和APP的专属化,与中国一汽、广东农信、广州立白等企业达成了合作。

  钉钉是“端”的新基建,它提出“万企万面”的理念,连名分都可以不要,广州立白的专属钉钉叫“嘟嘟”。以客户为中心,不刷存在感,这在“面子”上很吃得开。如果看“里子”,企业IT建设变得像搭乐高那样简单,可以大幅节约重复建设成本,提高建设水平。未来绝大多数企业组织将依托新基建实现数字化,开车上高速就行了,没必要自己重新修条路,这是大趋势。

  决策者的年龄是影响企业数字化的重要因素。我是70后,触网比较深是机缘巧合,因为工作需要。放眼中国企业界,决策者大多是60后70后“前浪”,对数字化的认知整体上还比较欠缺。等80后90后成为决策者了,不需要过多教育,他们会毫无障碍地紧紧拥抱数字化,因为他们是数字世界的原住民。

  我观察汇丰商学院的学员,发现青年企业家群体的素质越来越高,二三十岁创业成功、回炉深造的大有人在。年轻企业家对企业数字化认识普遍深刻,也很舍得投入,他们将成为中国新基建的消费主力。

来源:新华网 

 

咨询热线

40018-40118

港澳台致电

(+86)755 26032722

北大汇丰EMBA招生部
咨询二维码


地 址 : 深圳南山区西丽大学城

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118室-EMBA项目办公室

邮 编:518055